精品心理书籍推荐(二)---心灵7游戏2

时间:2015-11-12 点击:668 发布:管理员

健康是一株三色花(1)

每年春节,都会收到很多朋友寄来的贺卡。我喜欢纸片的华美和字里行间盘升的温情。元宵吃过了,还舍不得把贺卡丢了,就收藏在一个纸箱里。几年下来,箱子盖合不上了。某日打开,十指像两把叉,捧起又放下,纸片纷扬飘落,好像彩绘的燕山雪。看斑斓笔迹,突然生了统计的愿望,想计算朋友们——不管年少年老,是男是女,也不管受的是传统教育还是洋派熏陶,总之人不分老幼,地无分南北,看看在咱中国人最喜庆的日子里,大家最衷心的祝福是什么。

恭喜发财的,轻轻放到一旁。财是重要的,但肯定不是最重要的。祝心想事成的,一笑了之。据心理学研究,人的一天,脑海中涌现的念头有六万种之多,要都“心想事成”了,天下岂不大乱?祝笑口常开的,嗯,这还差不多。可转念一想,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可笑之事?此愿甚好,但难以实现。

费时半天,统计结果出来了。重复最多的吉利话是——祝你健康!

健康是众望所归。但健康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也不是单纯祝愿就能实现的。和世界上的其他好事一样,健康是争取出来的,是建设出来的,是培养出来的,是保卫出来的。

健康到底是什么呢?多少人梦寐以求呼唤健康,真的搞清了它的概念吗?1946年,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是:“健康是一种在身体上、心理上和社会功能上的完满,而不仅仅是没有疾病和虚弱的状态。”

联合国的这个定义很精准,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依然很有概括力。评价一个人健康与否,不能只看他是不是强壮,化验单上的指标是不是正常,还要看他的心理和社会功能是不是处于优良、和谐的状态。如果把人间比作原野,每个人都是在这片原野上生长着的茂盛植物,这棵植物会开出美丽的三色花:一瓣是黄色的,代表我们的身体;一瓣是红色的,代表着我们的心理;还有一瓣是蓝色的,代表我们的社会功能。

生理健康,当然令人高兴,但无论黄花瓣多么艳丽,也只是这种植物的一部分,红花瓣和蓝花瓣也要怒放,才是生机勃勃的风景。甚至可以说,在某些情形下,保持健康并不意味着治好了所有的病,它还意味着,疾病依然存在,但你学会了平衡和调试,能够和谐地与人相处,使家庭变得亲密,使生活充满了快乐,对死亡的畏惧和痛苦减轻了……这也是一种整体的健康。着名围棋大师吴清源,一言以蔽之——“健康就是人脑的健康”。

有人会说,生理这瓣花,看得见摸得着,心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就搞不清了,弄不好跟看相算命差不多。其实心理学很严肃,是研究行为和心理过程的科学。有人说,我心里想的是什么,我要是不说,你怎能知道?我要是说了,却不是我的真心话,你又怎能知道?

的确,至今也没有发明出一种仪器,可以精确判断出人的思维动态的全貌,但这并不意味着现代心理学就是一笔糊涂账,可以主观臆测,信马由缰。古人所谓“听其言而观其行”,就是心理学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手段之一。一个人心有所思,就会在行动和语言中表现出来,如同浮出海面的冰山一角,从中就能分析出冰山的体积和成分。

心理学是一门年轻的科学,1900年,弗洛伊德发表《梦的解析》一书,标志着现代心理学建立,迄今为止,满打满算也只有一百年多一点的时间。

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健康的论述,就好像盖起了一座三层小楼,最底下是生理健康,第二层是心理健康,最上面带露台的一层,就是社会功能健康。心理健康承上启下,不可或缺。你虽体魄强壮,心理却不健康,就不能算是一个“大写的人”,也就无法实现完满的社会功能。反过来,哪怕你的生理上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,但你的心理健康,也有助于你恢复生理健康,帮助你完成自己的社会功能。

蒙田说过: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就是认识自己。解读心灵的秘密,了解自己,是一切成功的基石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心理学不单是一门严谨的科学,也是心灵探险。

如何知道自己的心理是否健康?心灵健康不是一句空话,明了自己的心理结构,是一个系统工程。要对小楼第二层,来一番检修加固。让你的红色花瓣,迎着太阳绽放。

可能有人说,我最烦人家说心理有毛病了,那不是离精神病不远了吗?我没病,我好着呢。北京人遇到自己反感的人和事,爱说一句话:你这个人怎么啦?有病啊?听的人也很不高兴,回嘴道,这说谁呢?谁有病?你才有病呢!

这里所说的“有病”,意思是这人脑子不正常,半痴半傻,相当于一句骂人话。很多人把精神和心理混为一谈,其实它们虽有关联,但更有区别。精神病指的是精神系统的疾病,通常伴有幻觉、妄想、广泛的兴奋和运动性迟滞等等精神障碍的行为。而心理范畴的问题,并不包括这些病理表现。

把精神和心理分开很重要。精神病只是很少数人罹患的病理改变,而心理则是我们每个人都具有的正常组成部分,就如同人人都有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一样。

心理也像生理一样,会有毛病。心理有了毛病,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从某种程度上讲,它是生命过程的正常组成部分。既然一个人的身体会感冒,那么人的心理也可能会“感冒”。

健康是一株三色花(2)

心理“感冒”了不要紧,抓紧治疗就是了。也许有人会说,我的心理健康得很,不需要特别的保健和爱护。这话有几分道理,但还不全面。有人心理素质比较好,就像有人天生体魄强健一样,但健康不是一成不变的,也不是一劳永逸的。比如运动员,身体机能要比普通人强,但他们也会发烧,肚子疼,也需要不停地锻炼和补充营养。人的生理和心理都处在不断变化之中,不能封进冰箱冷藏起来。现代社会节奏很快,方方面面的压力汇聚到一处,现代人所遭遇到的困境和挑战是空前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关怀自己的心理健康,呵护心灵,是

明智和刻不容缓的事情。

身心健康更是密切相关。许多生理上的疾病是由心理压力引发的。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医师,是西方医学的奠基人,他在公元前5世纪就说过,忧郁和焦虑均可致病。我们可以把疾病想像成一座桥梁,这边联系着我们的生理,那边联系着我们的心理。任何一方的柱子坍塌,都会使桥梁产生严重的倾斜。如果两面都塌了,桥就会沉入水底。心病不除,身病就无法痊愈。

我以前看过一个图示,对我的启发很大。它画起来很容易,如果你有兴趣,不妨跟着我一道画一下。有人可能会说,这多浪费时间啊,干脆把它印出来,不是更省事吗?

这话有道理。可我还是忍不住希望你能拿出一张纸,铺在桌上,把这个图示亲手画出来。不是成心要浪费你的时间,而是希望在动手的过程中,你的心也许会被不经意地触动。

第一步,先在纸上画一道从左到右的直线,两端都画上箭头。它是一条被相反的力量抻拉着的直线。

<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>

第二步,把直线分成三份。注意,不是平均分配,而是两端较短,中间较长。现在,直线变成下面这个样子。

<—|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|———>

第三步,在直线的左面写上:精神病人;在直线的右面写上:心理超常健康的人;在直线的中间部分写上:正常人。现在,直线变成了:

精神病人 正常人 心理超常健康的人

<——|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|———>

至此,这个简单的图示就完成了。

也许你要问,这个图和我有什么关系呢?以往心理学涉猎的范畴,多半集中在正常人和精神疾病患者交界的区域内,所以人们常常把心理疾病和精神疾病混为一谈。但是,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,现代心理学的很大一部分工作和研究重点,甚至可以说最主要的工作领域,已经转到了如何让基本正常的人群,心理潜能得到更好发挥,像从蚌壳中剜出珍珠,使其焕发出更灼目的光彩和更充沛的润泽,更好地享受生活的快乐和人生的幸福。

现代人剪裁精良的西装里面,常常包裹着一颗疲惫焦虑的心。当我们感到压力过大,大脑就会传递信号,造成生理上的变化,身体释放出肾上腺素类化学物质,使心跳加快,血压升高,肌肉血管扩张,以便在突发的灾难面前有足够的能量应对。其他的血管循环则缩小或关闭,以保证最重要的部位得到充足的血液。这种应对方式是从远古时代遗传下来的,本来未可厚非。但那时的人们一旦得到足够的食物之后,就松懈下来休息,要么载歌载舞地祭祀或玩耍,要么面对浩瀚星空,思索万物是从哪里来的这样一些玄妙的问题。天赐自然,自然缓解了原始人类艰苦而残酷的生活现实,可惜,今天的人却没有这种幸运。面对无休无止的商海挑战和无所不在的信息轰炸,当自然、休闲、无所事事的轻松,几乎已经变成奢侈品时,如果不会自我调节,就会被激流所裹挟,丧失了收放自如的弹性,终日在高度的应激状态之中,长久下来,如何能不生病!

现代人的情感世界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情感是神秘的,也是危险的。敌对、焦虑、日积月累的憎恨和无可名状的畏惧,还有不知所归的内疚和如影随形的孤独,都会毫不吝惜地扰乱你的免疫系统,破坏你的荷尔蒙平衡。而且,并不只是那些当前发生的强烈情感才会留下深重的印记,以往情感巨变的余震仍会影响我们的行动,扰动我们的决定。情感的回声在记忆的峰峦中不断震荡,潜移默化地操纵着我们的思维。除了以心理学的方式清理和终结它,你没有逃避的办法。

那些我们没有意识到的张力和伤痕,常常会导致复杂的病状,并使病情的康复难以进展。每个人的历史寄宿和储存在身体的各个部分,连免疫系统的综合机能也受它的控制。如果不解决我们的情感苦恼,包括受伤的信念和未能表达的情绪,我们的身体就会在黑暗中长期遭受荼毒,如同潜行的厄尔尼诺,猝不及防带来酷暑和风暴。难怪古代的医圣华佗说,“善医者,先医其心而后医其身。”

相反,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:当我们神清气爽、兴趣盎然的时候,当我们友爱和谐、意气风发的时候,我们的创造力处于昂扬奋发的高潮期,脑子特别好使,新奇的点子层出不穷,灵感的火花不停闪现,让人目不暇接,我们的脸上荡漾着微笑,妙语连珠,太阳格外灿烂,路边的小草绿得像刷了漆……

这就是心理健康的超常时期。可惜它出现的频率并不高,仿佛惊鸿一瞥,电光石火。有的人简直对它素昧平生。多数时间里,我们平淡消沉地应付着日常生活,身在稠密人群包围之中却寂寞难耐。这就是心理亚健康。亚健康俯拾皆是,很多人甚至以为它是常态。

健康是一株三色花(3)

如果你期冀生命的绚丽,就要有不竭的清泉滋养。

你完成了这张图示,能安然面对心理探索,不觉得谈论自己的心理问题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那么,恭喜你,你已经向心理健康迈出了十分重要的一步。一个人,在温饱问题解决之后,就会更多地关注自己内心的渴求,这是进步和文明的表现,是现代社会不可阻挡的趋势。说起来,人的生理需要比较容易满足——胃的容积很有限,肚子吃饱之后,什么山珍

海味再也不能引起兴趣,硬是填进去,肠胃会病,上吐下泻。穿衣最古老最原始的功能是御寒和蔽体,如果一味地追求时尚,疯狂购置,那就不再是享受而成了受罪。只有模特才每天穿脱不停,把穿衣戴帽当成了工作。只有人的心理追索是永无止境的,这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之一。如何呵护自己的心灵,是人类永恒的课题。

也许有人会说,我承认人的心理是非常重要的,我也很希望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。可是,心理学的书不大好懂,术语复杂,我从何处着手呢?

心灵的学问,要说深邃,再有百年千年也无法穷尽它的奥秘。要说平易,它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。但愿这本书能在这件大事上帮你一个小忙。它是由七个有关心灵的游戏组成的。有人看到这儿会说,你刚才还讲心理学是一门严肃科学呢,怎么一眨眼改游戏了?

爱玩游戏是人类的天性。在游戏中,我们心灵放松,情感流动,灵魂的思考会从蛰伏的冬眠中缓缓苏醒,兴奋地发出响亮的声音。我们和自己的内心有了直接而坦率的接触,你因此会发现一个真实到有些陌生的自我,存在于你已经很熟悉的躯壳之中。

不要小看了游戏。游戏能帮助你深入到自己的心灵之海,去探索我们意识中幽深的岛屿。这一趟航行,你是船长,也是水手,你扬帆,你也沉锚。这些游戏没有统一的答案,没有固定的正确或错误的结论。回答问题所用的时间,越快越好,不必反复斟酌。思维流星所划过的轨迹,宝贵而难以复现。没有人来为你判卷,也没有人来排出你的名次,更没有人查看你的成绩。

一个球迷,如果有人在他还没收听到电台或看到电视台重播的时候,预先把那场比赛的最终结果告诉他,他恨不能掐掉那人的舌头。请先别着急把本书草草翻过,如果你忍不住这样做了,就是你的损失了,你无意中剥夺了自己的机会。如果你做完之后,觉得还有一点有趣,请转告朋友你的感想,却不要告知答案。

我读过一位作家所写的一段话,大意是,当我是一个完整的人的时候,人家说,这是我。当我失去了双腿以后,人家会指着我的上半身说,这是我。当我继续失去了我的上肢,只剩下一个躯干的时候,人们还会指着我丧失了四肢的躯体说,这是我。那什么时候人们才会认为我不存在了呢?

作家并没有给出唯一的答案。倘我回答:只要头颅还在,思考还在,人们就会说“我”还存在。如果思维飘散了,那么,无论我们的肉身多么完整,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已在模糊之中。是否也可以说,不论生理多么健康,如果没有一颗健康的心灵,没有良好的社会活动,我们就不能算是健康的,也不能算真正存在过。我们也许是别人的影子,也许是没有思想的傀儡,也许是一堆衣服的架子和贮存食物的容器。从生命存在的角度来说,我们需要多方面地了解自己,这不单是为了更好地把握人生,也是生而为人的基本作业之一。

埃及摩西神庙出土的石碑上刻着:“当你对自己诚实时,天下就没有人能欺骗你。”为了获取那无敌的力量和智慧,请你以诚实之心走进下面的游戏,来到生命的旷野上。

也许你会说,我看不到花,只看到草。

印度谚语说:“认识自己,你就能认识整个世界。”中国的老子说: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”一个人就像一粒种子,天生就有发芽的欲望。哪怕是在地下埋藏千年,哪怕是到太空遨游过百圈,哪怕被冰雪封盖,哪怕经过了鸟禽消化液的浸泡,哪怕被风剑霜刀连续宰杀,只要那宝贵的胚芽还在,一到时机成熟,它就会探出头来,绽开勃勃的生机。

每一株花最初都是草。每一棵草最后都会开出花。

让我们出发,去寻找你的健康三色花,去催放你的红花蕾。

游戏一:我的五样(1)

没有意外的人生是不正常的,只有不断的意外,我们的人生才充满了活力和动荡。

第一个游戏的名称,叫作“我的五样”。

现代生活如此繁杂,

人们随时需要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做出决定。

小到早上吃什么饭,是喝永和豆浆还是啃麦当劳汉堡?大到生涯发展,是跳槽转行还是出国深造?迟缓的比如买房,何时何处何价何户型?紧急的比如有人落水被淹,要不要挺身而出冒生命危险?长久的需考虑找一个怎样的伴侣共度一生?短暂的要选择买一件什么颜色的衣服追上今夏的流行?轻松的好比星期天是旅游还是读书?严酷的例如发现癌症,是手术还是吃中药保守治疗……

多种可能性逼迫我们在众多的选择中做出决定,这几乎成了现代人永恒的困境。有自由才有选择,这是社会的一种进步,但当选择真的来临时,我们常常做出错误的决定,走出“昏招”。今天的生活是由你几年前的一个选择决定的,你今天的选择将决定你几年后的生活。比尔盖茨若不是中途果断退学,贻误了发展时机,他就成不了世界首富。

一个选择,决定一条道路。一条道路,到达一方土地。一方土地,开始一种生活。一种生活,形成一个命运。

决策失误是最大的失误。每个人都希望尽量少走弯路。将决定做得完美一些,少一些遗憾,是所有人的期望。

那么,做出正确决定的前提是什么呢?

那就是——

你到底要什么?

某大公司的总裁面试求职者时,他所问的第一个问题,就是“你想得到什么?”让他大吃一惊的是,有70%的求职者根本回答不上来。

听起来不可思议的事,其实每天都在上演。现在,很多人为了得到一份工作,精心设计自传,用精美的纸张印刷,请教公关专家,训练自己的表达能力。有些想走捷径的女孩,不惜皮肉受苦,花巨资整容,甚至还附上自己的泳照。面试当天,很多人穿上名牌西服,为了系一条什么样的领带踌躇再三,对着镜子反复练习自己的举止……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和时间之后,却在这个基本问题前瞠目结舌,败下阵来。因为,他们想得到什么,自己并不知道。

事实上,很多人走完了他们的人生道路,也从未问过自己希望得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。在少数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的人当中,许多人也没有得出一个明确清晰的答案。在得到答案的少数人当中,更是只有极少数人能明确地用语言把它描述出来。

如果你不能确定你往哪里走,那么此处就是你的葬身之地。

为了避免这种处境,我们做的第一个游戏,就瞄准这个问题。你知道了你到底要什么,你就能做出决定。

我经历过这样一件事。

每年二月底就会有人来约,说:请您和我们单位的女士们一道过三八节吧。邀请多了,分身无术,我开始按照“先来后到”的顺序,谁最先打来电话,就答应谁,后面联系的,我说,对不起,XX单位比你们早。结果当年的难题解决了,第二年,上次没约到的人就更早地打来电话,春节就开始不安宁了。我于是改变战术,对所有的邀请都先给一个活话儿,说,我要斟酌一下,再做决定。

那年,清华大学早早来联系,希望我能在三八那天到校和同学们共度节日。面对女大学生的邀请,我心中充满清凉的感动。我喜欢和她们在一起,感受那种青春的活力和富有挑战的激情。事情基本上定下来的时候,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,女子监狱邀请我和三百名女犯一道过节。

我愣了,下意识地说,我从来没有面对三百个坏女人讲话的经验。

对方轻轻地反驳说,毕老师,她们不是坏女人,只是正在服刑的女犯。

我知道自己犯了错误,居然说出这种非常幼稚的话。人是不可以简单地分成好和坏的阵营。我赶紧说,请原谅我。不过,我也没有面对犯人讲话的经验啊。对方温和地笑了,说,就像您在别的地方说话一样,谈谈人生和理想什么的就行了。

我放下电话,陷入两难。一方是朝气蓬勃如花似玉的女大学生,一方是大墙之内铁窗之下的女囚犯。和前者在一起,轻松快乐,活泼有趣;和后者在一起,沉重惊异,紧张拘束……如果单单从个人感受出发,当然是选和女大学生在一起了。但我想到自己的责任(我曾经是医生,把责任感看得很重),面对这份诚挚的邀请,我不能拒绝。我决定到女牢去。

决定之后,我不是轻松,反倒更紧张了。我想不出跟她们说什么。所有该讲的,都有人跟她们讲过了;所有该想的,她们也许都在漫长的时间里想过了。别的姑且不论,单是讲演开头如何称呼她们,就让我犯难。惯常的称呼——“同志们”,当然不行。尊称她们为“女士们”,牢狱之中,也不相宜。通常女人们欢庆节日时,会亲昵地说“姐妹们”,但我张不了这个口,我不愿和囚犯称姐道妹。至于人们常说的“朋友们”,我也不能接受,她们不是我的朋友。苦思冥想两天,总算找到了一个称呼,叫她们——“女同胞们”。我想这个称谓基本上算是无懈可击,即使她们犯了重罪,也还是女性,也还是中国人。她们是接受中国法律制裁的我的同性同胞。

游戏一:我的五样(2)

称呼确定之后,紧接着就是讲什么。思来想去,我决定在监狱之中让犯人们玩个游戏。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,我无法设想会出现怎样的情形。我从没去过监狱,不知道那里的规矩。

那天早晨下雪了。在去往监狱的途中,望着纷飞的白絮,我想,今天这个游戏若是玩不成,我得准备一份备用的讲演稿。可脑瓜变成了南瓜,除了这个游戏,什么也想不出来。

到了监狱,很大的场所,女犯们穿着灰色的囚服,坐在小板凳上,排成整齐的队列。从高处远远看去,像一块块灰暗的方手绢,四周缀着藏蓝色的宽边——身着藏蓝制服的管理人员,把每个方阵团团围住。

我悄声问身旁坐着的劳改系统领导,为什么主席台离下面的人这么远?

领导回答,你忘了这是什么地方?不是普通学校的大礼堂,是监狱!要是你讲话的时候,有个犯人猛扑上来,掐住你的脖子,把你当人质,你说我怎么办?距离远,我们就有相机处理的时间。

一层鸡皮疙瘩滚过,我这才深刻地意识到,这不是大学的女生节。我又问,为什么狱警要围坐四周?领导很干脆地回答,防暴狱。我吓了一跳,第一次听到“暴狱”这个词。我失声道,怎么会?!要知道她们是女人啊!

领导说,女人怎么啦?你面对的这三百个女人当中,强盗小偷、倒卖人口,制毒贩毒、杀人纵火……一应俱全。我们从没有把三百名女犯聚集在一起开过会,这一次为了听讲演,开了先例。必须严加防范,确保安全。

我用更小的声音问,可以做游戏吗?

我敢说,就是一颗子弹此刻击中他胸膛,他也不会比听到这句话更紧张。他说,什么?!游戏?!这里哪能做游戏?!犯人们决不能离开原地半步!

我说,这个游戏不是丢手绢,可以不离开原地。领导充满狐疑地看着我,说,那也不能让她们站起来。我回答,可以不站起来。但是,有纸笔吗?

领导说,没有。她们不能用纸笔。
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
(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!)